主页 > S慢生活 >棕榈废料再循环‧化身时尚纸製品 >

棕榈废料再循环‧化身时尚纸製品

发布时间:2020-07-18   来源:S慢生活    
棕榈废料再循环‧化身时尚纸製品听过“蔡伦造纸”的故事吗?大家都知道造纸的原料是树木,多年前开始提倡环保时,回收纸张成了指标性的动作。 现在,除了将用过的纸张回收製造再生纸,其实用马来西亚大量生产的油棕树枝干也可以造纸!用油棕木製成饭盒和环保餐具在本地已有近十年历史,如今它们摇身一变,结合设计师的巧思,化身为充满质感的记事本、纸袋,不仅让人眼前一亮,更为“油棕木纸”开闢了新天地!架上一系列棕色牛皮纸封面的各式记事本,发人深省的标语,散发时尚简约的质感。这些,都是用油棕木製成品。“这些产品大概只推出了两个月,市场反应很好。”刘诗伟说。以礼物纸起家的“aeiou studio”,是刘诗伟在24岁时和三名友人创立的公司,如今旗下拥有好几个以“纸”为主打的品牌和印刷厂。近来刘诗伟和棕油化学工业公司合作,将原本製作饭盒餐具的技术加以改进,进军造纸业,并以结合老本行“设计”,产製出一批批美丽的文具。“收割油棕时砍下的枝叶,以前都会直接烧掉,现在则可以做成纸张。”刘诗伟解释,其实以油棕枝叶的纤维製造肥料、餐具,在本地已经行之有年,但将它们做“纸”,并加以设计包装,倒是颇为新鲜。在纸张设计的行业里打滚多年,到过世界各地旅游的刘诗伟,第一眼看到这种油棕木製造的纸张时,就知道“这纸可以走出全世界”。“它不仅是马来西亚发明製造,而且纸张的质感很有感觉,很适合走设计路线。”手指划过一张张稍带粗糙的油棕木纸,他深具信心地说道。环保原料不污染不浪费除了材料来源,在这种纸张的生产过程中,也坚持使用最小剂量的化学原料,就连列印用的油墨,也是大豆油製造,可说是将环保理念贯彻始终。“生产时的用水,也会再循环使用,不浪费不污染。”刘诗伟颇具信心地说。在和製造纸张的厂商洽淡后成立了“Go Palm”品牌,主打以环保为主题的油棕木纸。“Nuclear Power is not the answer.”一句句发人深省的标语,印製在造型简约的记事本和纸袋上,“这些都是我们的‘Believe’。”刘诗伟分享,这些标语传达了他们的信念,譬如反核、环保,他还笑说希望将来能传达一些更强烈的讯息,如政治贪污之类的反思,“应该不会触犯法令吧!”他语带诙谐地说道。回头看看,製纸究竟会对环保带来多大的助益呢?据马来西亚原产业部的统计数字,截至2010年,大马油棕总种植面积达482万公顷,想像一下这幺大面积的油棕树将会砍下多少废弃枝干,就可以理解将这些“废物”再利用的迫切性了!刘诗伟坦承,目前这种环保纸的侷限在于纸张的“厚度”。“现在只能製造稍厚的纸,适合做纸袋和封面。但日常生活中用量最大的是薄纸。”他表示,如果日后能生产薄纸,对于环保的帮助将往前跨进一大步。“目前已经拥有这种技术,还必项解决资金上的问题。”他预计一年内会顺利推出这种薄纸。与纸结缘走进刘诗伟设置在吉隆坡“Fahrenheit 88”里的一个小角落的陈列室,各式颇具设计感的礼物纸、文具、纸袋映入眼帘。以“纸”起家的刘诗伟,当年唸的是工商管理,却在毕业后一头栽进礼物纸的世界里。“当时和家人借了钱,找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就开始创业。”他回忆,当时大马市面上的礼物纸,不是玫瑰花,就是小提琴。“我们想做点不一样的。”刘诗伟说,“不一样的”就代表竞争少,相对来说则必须让市场接受。他们成立的公司撑了一年多,生意才开始走上轨道。“小时候第一次到新加坡的IKEA时,惊为天人,那些家居摆设太美了!”刘诗伟回忆促使他踏入设计一行的动力。由于年轻时资金不多,他选择了低成本又可发挥设计概念的材质入门――纸张。“你可以在纸上放入任何想法,即使失败,损失的成本也不大。”刘诗伟自嘲说,因为自己没后台,只能靠家人的支持,因此不能做太冒险的事。从无到有,目前刘诗伟在全国已拥有超过五十家分行。许多大品牌如星巴克、Body shop也引进他们家的纸张和蝴蝶结,产品分布甚广。礼物纸金句隐含信息在推出主打油棕木纸的“Go Palm”品牌前,刘诗伟早已注重环保议题。公司旗下的“Green Hill”,但是以再生纸製造文具,并在封面印上许多环保该注意的事项。“很多人知道要环保,却不知道‘怎样’环保。把方法印在这上面,可以达到潜移默化的作用。”他提出了自己的理念,在能力的範围,做自己能做的,是他面对世界的态度。而设计感十足的“Moof”,则採用天马行空、创意十足的图案,印製出一张张美丽的礼物纸。同样是礼物纸,为何要费心推出两个品牌呢?刘诗伟笑着回答,原本的品牌走的是大众路线,无法做太突破性的创意。“所以才成立了Moof,开始大玩特玩!”三个月设计一张礼物纸看过“Vincci”、“Hagendaz”、“DHL”早期的标誌吗?买一张Moo f的礼物纸,你会惊讶于许多耳熟能详的品牌,原来早已悄悄地在爸爸妈妈,甚至阿公阿嬷的年代就已经存在。“Foundation—the past is foundation,which what today was built on”,在另一张以旧家具、旧电器构成的礼物纸上,写了这幺一句话。“我们现在的一切,都建构在过去的基础之上。”同样,每一张礼物纸的背后,都隐含了设计者想要告诉大众的讯息。“这样一张礼物纸,要花三个月时间设计。”刘诗伟透露,设计师先蒐集老物品,一样样拍照后再进行设计,相当耗费心神。问起这个产业面对的困难时,刘思伟笑说他大多数时候都不觉得难,反而觉得好玩。“硬要说的话,大概是中国的抄袭问题吧!”而相对应的方式,则是不断的推陈出新,让厂家来不及反应。“推出M o of也是一种方式,因为它不够主流,比较不会面对抄袭的问题。”他回答说。会製雪糕爱旅游第一次遇见刘诗伟,是在Just Life主办的“地球日嘉年华”上。吸引我的目光的是他手工製的椰子冰淇淋,不加牛奶的冰淇淋吃起来竟出奇顺滑,浓浓的椰香味在口中四溢,让人误以为他是专业的冰淇淋大师。“我只是临时获朋友通知要来摆摊。”刘诗伟笑说,在泰国旅行时爱上了这种椰子冰淇淋,便学了起来。一大清早和朋友砍椰,他表示椰子不能隔夜,“那味道都跑掉了!”酷爱冰淇淋的他还打算在近期试做榴槤口味,甚至“摩摩渣渣”口味的冰淇淋,“我要做有本地特色的东西,香草、巧克力实在太普通。”他调皮地说。持开放态度接受任何想法除了做冰淇淋,运动和旅游也是刘诗伟所热爱的。他到过无数地方旅游,特别喜欢古巴和东京。“古巴有一种用遥控器将1960年代定格的感觉。”他形容,小时候和阿嬷到银行办理手续时,对行政人员毕恭毕敬、心怀畏惧的场景,在古巴依然可见。至于东京,则充满了创造力和生命力,每次游历都会重新激蕩起创意的火花。设计业充满了变化、创新和竞争,尤其是近年来“软实力”更成为各国积极培养的实力。面对不断求新求变的市场,刘思伟笑称“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就如他所锺意的一句话:“There’s nothing more dangerous than a closed mind.”他秉持着开放的态度接受任何想法和可能。/副刊‧报导:钟若芳‧2011.06.0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