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生活沟 >150年前的「旅行团领队」在做什幺?直木赏小说家说给你听 >

150年前的「旅行团领队」在做什幺?直木赏小说家说给你听

发布时间:2020-08-07   来源:I生活沟    

江户时代(1603至1867年)的日本天皇所在地是京都,但掌握大权的征夷大将军府却在江户。两地之间主要靠两条古道连络,沿太平洋岸的东海道,与穿越如今滋贺、岐阜、长野、群马、埼玉诸县的中山道。随之而出现的是宿场,供商旅与官员过夜的旅馆,东海道53个,中山道69个。

最有名的宿场是江户城外的品川宿,因为往来的旅客多,又分南宿、北宿与新宿,即使到今天,东京的新宿依然旅馆多。

现代的背包客较喜欢中山道,除了山路险峭之外,留下的旧宿场也多,能享受江户时代残留下的风貌。

150年前的「旅行团领队」在做什幺?直木赏小说家说给你听 绘者:山口晃

我在2011年走进中山道,八月大热天,突发奇想在东京车站买了「青春十八」火车联票,一路搭乘慢车经过山梨县,原计画晃到长野县的松本城,不过坐太久车,屁股发麻,起身伸展筋骨时忽然见到「诹访」的站名,当即提起行李下车。诹访恰处于中山道的中央。

诹访以日本古神社之一的诹访大社闻名,这里奉祭建御名方与他的妻子八坂刀売两位神祇。建御名方在日本神话中,是最初开发日本的大国主神的儿子,大国主神被迫将天下让给下凡来统治世界的天孙,委屈地移民到日本海边的出云(岛根县),但建御名方不服天孙,一路被追杀,逃到诹访才停下脚步。十六世纪战国时代的日本武豪武田信玄于甲斐(山梨县)起家,第一个战略目标便是攻占诹访,从此挂起「南无诹访南宫法性上下大明神」的大旗,代表他受神明的庇佑,继承建御名方的勇武。

对旅人而言,下诹访宿(中山道第29个宿场)最吸引人的莫过于诹访湖与周围的温泉。还有什幺比宁静的湖泊与热腾腾的温泉,外加一泊二食,更能平抚疲惫的身心。

第二天搭巴士由诹访往西到妻笼宿(第42个宿场),在老街的尽头繫紧背包振作精神,望着消失在树林里的小径,我鼓起勇气往前,翻越险峻的马笼峠。这段路大致维持两百年前的模样,窄小且陡峭,不过多了十几个树立在路旁的熊铃,警告旅客:「熊出没注意」?时间已过中午,中山道里前后只我一人,凉飕飕的风搔我背心,树影摇晃带来草木皆兵的惊吓,万一遇到熊⋯⋯。就这幺四小时的路程,我两个小时跑完,一身汗水抵达马笼宿(第43个宿场),木造的日式旅馆、碎石子铺成的巷弄、格子木门的旅馆、穿短裙厚底鞋的日本美眉。我钻进汤池,握着啤酒沉入由金黄转至深蓝的天影之中。自己吓自己,算是某种疗癒。

1861年的中山道是另一幅画面,寒风与暴雪之中,摇曳的树木间闪现一抹耀眼的金光,接着浮现摆蕩不定的长串灰色人影。不多久,「头戴垂金笠盔,身披猩红战袍,手持单鎌十文字枪,背挂御旗」的魁梧勇士佐久间斟十郎大步踏出风雪,跟在身后「两名蓄着威武拨鬚」的双胞胎兄弟丁太与半次,各持一把「朱红色长柄上施有赤铜丝圈」丈余长枪。风声嘶吼出战慄,山影颤抖中破碎。

关于斟十郎,如今岐阜县南部的美浓国谁不知他是战国猛将佐久间盛政的后代。自称「鬼玄藩」盛政哪,追随织田信长从越前杀到加贺。1583年,才30岁的他兵败被俘,拒绝丰臣秀吉递上的切腹用短刀,瞪大两眼接受刽子手赏在他颈项的一刀。如此战国英豪,子孙佐久间斟十郎竟潦倒为守仓库的藏役,幸好「参勤交代」的任务给了他这个机会,披挂起西美浓田名部郡七千五百石旗本莳坂左京大夫珍藏的祖先战甲,重现「鬼玄藩」令人畏惧的勇将威貌。

至于丁太与半次手中的那对长枪,则是《行军录》上记载,已被奉为东照权现大神的德川家康御赐予八幡神社的朱枪,更传奇的,打造这对朱枪的是二百年前居于京都西阵,为足利将军家铸造佩刀的一代名匠埋忠明寿。

说起埋忠明寿,他以独门的水挫法鍜刀,吹髮断金,唯一传世的太刀日后收藏于京都博物馆,是镇馆诸宝之一。

浩浩蕩蕩,斟十郎为前锋的莳坂左京大夫赴江户的「参勤交代」人马,走进中山道。

有名将之后、有传说中的兵器,这支赴江户「参勤」的队伍,若出现在1548年7月的盐尻峠之战,小笠原长时必感叹天降神兵庇佑武田信玄的甲斐军,不战即掉转马头逃回信浓。若出现在1560年5月的桶狭间之战,号称「东海道第一弓」的今川义元败死于织田信长大将毛利新助刀下之前,想必大呼「天日照你不照我」,先切腹了结。

但,他们晚了二百年,冒冒失失出现于1861年,这时江户幕府已是倒数第二任将军的德川家茂时期。才3年之前,迫于美国海军准将培里率领8艘配备64门巨炮的战舰进入江户湾,幕府签下《日美修好通商条约》,开放了门户。才一年前,「攘夷派」的水户藩18名浪人在江户樱田门前,枪杀力主「开国」、地位相当于宰相的大老井伊直弼。更不用说江户的知识分子花了一百多年学习西方知识,来自荷兰的「兰学」取代来自中国「儒学」,街头的男人以唐式和服外披英式西服为时尚。

搞错时空的军伍,以十六世纪的武士装扮,一本正经试图在十九世纪重现古制;以唐吉诃德的精神,完成小小旗本的「参勤交代」任务。

1615年的「大阪夏之阵」,德川家康消灭最后一点反对的势力,丰臣秀吉儿子丰臣秀赖兵败自杀,结束了日本的战国时代。面对统一的新局面,德川幕府大幅削减各地诸侯的力量,首先发布「一国一城令」,各大名只能保有一座城池,其他的全部拆除,且未得幕府同意,不得新建城堡。

德川也重新调整大名的封国,分成三类:

亲藩大名指的是与德川家有血源关係的,以尾张藩(家康第九个儿子,六十一万九千石)、纪伊藩(家康第十个儿子,五十五万五千石)、水户藩(家康第十一个儿子,三十五万石)为首,号称「御三家」。如果将军家没有继承人,只能从尾张与纪伊两家中挑选。

谱代大名是一直跟随家康的武将,俸禄不多,但也在万石以上,且与亲藩大名一样,能入幕府为官。

外样大名则是原本拥有兵马,关原之战后臣服德川家的一方之霸,像加贺藩的前田利家俸禄高达一百二十万石,仙台藩的伊达政宗也高达六十二万五千石。他们受封的领地多在边陲,被前两种大名牢牢盯着。

德川家仍不放心,再制定「武家诸法度」,各地大名必须遵照此「法度」行事,其中最着名的一条便是沿袭古制的「参勤交代」,规定每年四月,各地大名均须至江户报到,居住一段时间(初期是一百天),回领地时,妻与子也得留在江户,接受现代化教育?──不,当人质。

参勤交代还有另一层用意,江户是新建的城市,人口不多,建设有限,经济更欠活络,大名来参觐时势必得盖房子居住,发展出「屋敷」的豪宅,数千上万的外地人长期住在江户,当然也带来消费,离去时免不了抢购季节限定、产地限定的名物,东京市便在这两百年间成形,超越了昔日天皇所在的京都与丰臣秀吉经营出的大阪城。

对各地大名而言,「参勤交代」却是桩苦差事,江户是新城市,交通很不方便,跋山涉水,在丛山与荒野间开闢出「五街道」,五条进入江户的驿道,除了中山道与东海道之外,还有:

日光街道:从东京到枥木县日光市的坊中,因为德川家康死后移葬至此,且神格化为「东照大权现」,幕府与大名年年得到日光参拜,走的便是这条路。

奥州街道,由陆奥国的白川(福岛县白河市)到东京,这是东北大名到江户的路径。

甲州街道:信浓国的下诹访宿(长野县诹访郡)到东京。

1861年,年方20岁即继承亡父志业的小野寺一路,凭着父亲留下的《莳坂左京大夫行军录》,担任起这趟往江户参勤交代的供头……或者说,旅行团领队。

参勤交代视同行军,规矩甚多,以供头守则第一则来说:「大将莳坂左京大夫乘轿行之,必有二马随行。前导为东照权现御赐朱枪一对,众家臣任军役,率徒士不下五十,并有骑马武者一骑为殿」。七千五百石的莳坂家虽非大名,却是当年德川家直属的家臣,以旗本身分获得参勤的资格,荣誉啊。

那时代当旅行团的领队,工作繁杂,要安排行程、预订宿场、侍候大人、安抚部众;要打听各地的美食,岂能错过诹访的踢仔马肉火锅与能治感冒的下仁田的葱。初生之犊的供头一路,坚持一切遵循《行军录》记载的古制,一板一眼领着队伍前行。他当然不知道作者浅田次郎早安排下挑拨沿途大名、木曾川溪谷的崩塌、随队医师辻井良轩的毒药,谋害主公莳坂的奸计。小路一步步走进陷阱,又怎知道他在护卫主公莳坂的同时,也解开父亲离奇死亡的谋杀案。

浅田次郎是位有趣的小说家,写作的範围极大,自称是「小说的大众食堂」,最为人熟悉的是1997年出版的短篇集《铁道员》。在这本《一路》里,他以旅行、传奇、政争、人性,写出心情随故事转折而跳动的喜剧效果历史小说,悄悄将微笑中的读者,领进丰富有趣的江户时代。

绘者介绍:

山口晃,1969年生于东京,成长于群马县桐生市。于东京艺术大学美术研究科主修绘画(油画),1996年取得硕士学位。2001年获冈本太郎纪念现代艺术大奖优秀奖,2003年以《奇怪的美术史》(暂译)一书获届小林秀雄奖。除了城市鸟瞰图、合战图等绘画外,作品亦涵盖立体画、漫画、装置艺术等多种表现方式,在日本国内外常有展览。也执手製作成田国际机场、东京地铁副都心线西早稻田站的公共艺术等多元作品,2012年11月更为平等院养林庵书院绘製袄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