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生活店 >【Lynn写点週报】IBM创立百年来的最大一桩收购案──蓝色 >

【Lynn写点週报】IBM创立百年来的最大一桩收购案──蓝色

发布时间:2020-06-12   来源:Q生活店    
【Lynn写点週报】IBM创立百年来的最大一桩收购案──蓝色

今年 10 月 28 日,IBM 斥资 340 亿美元,以溢价 63% 收购了 Linux 开源系统供应商红帽 。

本次交易之所以受到瞩目,除了是 IBM 创立 107 年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收购案,也同时创下了美国科技业第三大併购金额的纪录,仅次于JDS Uniphase 在 2000 年以 410 亿美元收购光学元件供应商 SDL,以及戴尔和EMC在2016 年 670 亿美元规模的併购。

IBM 为什幺要买红帽?

许多新闻对于此次併购案的说明都是:IBM 旨在更好地与云端运算巨头 Amazon、Microsoft 以及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竞争。

但真的是这样吗?我的看法是,不是。IBM 收购红帽不是为了直接与三巨头做直接竞争,相反地、正是为了与三大云服务供应商的合作关係。以下将为大家带来深入浅出地事件剖析。

再也跳不起舞的大象

IBM近年来的状况不容乐观,是众所皆知的事实。

2011 年,多年来皆对外宣称科技公司超出自己擅长的领域、而不愿贸然投资的巴菲特突出奇招,大举投资了 IBM 这家老牌的 IT 服务公司逾100亿美元。

这个故事的结局可能大家都听过了,被蓝色巨人关进套房,成了股神的投资生涯中为数不多但广为人知的汙点。从 2017 年第 4 季开始,巴菲特执掌的波克夏大砍 IBM 的持股高达 94% 。在几乎卖光 IBM 股票的同时,巴菲特选择增持了近一倍苹果股票。

2017 年 2 月,多次被评为美国最佳癌症研究机构的德州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宣布终止与 IBM 的合作关係,表示 IBM Watson 技术尚未準备好临床使用。

一蹶不振的高阶伺服器硬体业务、Watson 在商用上的重重挫败,号称为 IBM 下一代业务重心的云端运算/资料中心服务又被 Amazon、Google、Microsoft 三家通吃、轮不到 IBM 排上号,种种原因直接导致了现在持续低迷的 IBM 股价。

IBM 发布截至今年 9 月 30 日止的第 3 季财报显示, IBM 整体营收下滑 2.1% 至 187.6 亿美元,低于市场预估的 191.0 亿美元。

IBM 的系统业务,营收为17.4亿美元,销售成长约1%,远低于前一季的成长 25%。认知软体业务的营收则为  41.5 亿美元,较去年同期衰退 6%。而最具战略指标意义的云端业务营收 45 亿美元,下滑至第二季的一半,仅年增 10%。

最新出炉的财报显示,IBM 已中断短暂连续成长纪录,未来展望也蒙上一层阴影。

此外,今年 4 月发生了一件事情,令 IBM 的处境雪上加霜。美国五角大厦将云端运算的十年期採购合约,单子全数切给 Amazon,而不若往常都是多家供应商分包完成。五角大厦选择 Amazon 作为单一供应商的计划受到了 IBM 与 Oracle 等云端运算厂商的集体抗议。

惯例作为政府、军方与金融业等大型客户的第一优先厂商,如今走到这一步,众人皆知,IBM的光环已经不再了。

开源界的奇蹟──红帽是谁?

作为一间贩卖软体服务的 IT 公司,如果有一天将软体里面的程式码通通开放出去供人免费下载,还能够营利吗?比如 Microsoft 释放出 Office办公系列软体的程式码,或 Adobe 把

但红帽做到了。

不像 Microsoft、IBM、Adobe 这样传统上贩售专利软体起家的厂商,红帽不拥有自家软体的智慧财产权,红帽的软体产品都是以开放原始码形式供人免费下载、修改、测试、使用,是全世界唯一一家做到上市的开放原始码软体解决方案厂商。

既然软体都免费开放出去了,红帽是怎幺营利的呢?

在开源的世界中,各式各样的开源专案都有不计其数的工程师参与其中,也有打着省钱这样如意算盘的企业想直接拿开源软体来做使用,却也得花更多精力研究与打包测试,甚至在遇到问题时,也无人能协助解决。

由于红帽的工程师大量参与在开源社群的专案当中,不仅对于其中相当熟悉,更能进一步提取相关技术整合在一起,成为使用者可直接上手的商业化的产品,来作为特定的大型企业客户解决方案。客户无须购买软体本身,而是以年费订阅的方式来获得红帽的技术顾问服务。

过去五年来,红帽的营收增加 81%,净利增加 68%。2017 年度,红帽交出营收 24 亿美元的成绩单,甚至喊出 2022 年时,营收预期将增加 1 倍、站上 50 亿美元大关的口号。

IBM 近年来在云端运算上的策略发展

2013年,IBM 斥资 20 亿美元收购了全球最大的未上市 IaaS 服务提供商 SoftLayer,当时 SoftLayer 拥有一万两千名客户与 13 座资料中心;收购 SoftLyaer 后的 IBM 也没有停下布局基础设施的脚步,2017 年为止,IBM 在全世界已经布建 55 座资料中心。

然而若观察一下 IBM 的资本支出,会发现一个相当不合理的结果。

【Lynn写点週报】IBM创立百年来的最大一桩收购案──蓝色

作为一位意图进军云端运算基础设施服务市场的厂商,大力採购相关硬体来布署资料中心绝对是必须的行为,看看 Amazon 与 Google 近年来的数字一路往上飙的 CAPEX 数字即知。

由上表可以得知,相较于Amzon、Google及微软每年持续扩大资本支出,Amazon去年更达到200亿美金的规模,相较之下,IBM的资本支出却不增反减,违反常理。

如果不专门打 IaaS 层级,那还有什幺能做的服务项目?让我们重新来思考一下,AWS 与 IBM 的客户各是哪些族群。

大型客户会选择自建资料中心;而中小型客户没钱做私有化,直接租公有云。因此 AWS、GCP 等竞争厂商的多数客户,其实原先就不是 IBM 的主力客户。而 IBM 原本的主力客户,包括金融业、政府或大型企业,原先都是不会上云的客户类型,多数都是自建资料中心。

现在,我们可以开始思考一些问题了──IBM 如何在这波云端运算的浪潮中获利?IBM 真的有需要与 Amazon 等厂商同时竞争中小企业的 IaaS 层级服务吗?

你可能可以很直觉地猜想到,IBM 当然还是会专注做原本大客户,转型向服务于大型企业客户的纯软/顾问服务的公司,卖企业伺服器软体了。

你想的没错,专门做伺服器上面的软体。但什幺叫「企业伺服器软体」?这就牵扯到了基于 Linux内核的「容器技术」。

【Lynn写点週报】IBM创立百年来的最大一桩收购案──蓝色
颠覆传统虚拟化技术的容器与码头工人

如果你是不清楚容器技术、或是不清楚容器与虚拟机差异的读者,在这里简单的为大家科普一下,以利我们后续的讨论。

想像你今天住在一间雅房中,厕所与卫浴在公共空间,代表大家都必须要共用卫浴,这是不太令人舒服的事情,毕竟每个人使用卫浴的习惯都不太一样;因此我们决定把住处从雅房改造成套房,让每个人在各自的房间中都有独立的卫浴。

这个官方例子可能浅显到令人难以觉察容器技术的厉害之处,我们换成实际案例来看──如果你的硬体上面跑了三个应用程式 ,每个应用程式都需要各自的框架 ,比如Ruby on Rails、Flask 等。然而常见的状况是,App 1 需要的是 Ruby on Rails Version 1、App 2 需要的是 Ruby on Rails Version 2,而用 Python 编写的 App 3 需要的是 Flask ……。不但得找空间储存这些 App,由于 Framework 不能共用,我们还得找额外的空间储存这些 Framework。

既然我们不能让这些房客共用卫浴,那就改为开一个个封装好的容器,变成轻量级的封闭环境,让各自 App 跑在各自需要的环境里面。

就像船运业的货柜一样,在货柜于 1950 年代被美国运输大亨发明之前,钢琴、脚踏车、苹果、手錶、汽车等各式各样的货物都被放在各自的箱子里面搬运;由于箱子规格变化多端,没办法用机具大规模地做搬运,导致了高额的人力成本。直到货柜出现后,无论什幺类型的货物、都可以被放在统一规格的货柜中做封装并搬运。

而把一个个的货柜装箱,就是码头搬运工的工作了。 Docker 是 2013 年,一家提供 PaaS 云服务的公司 dotCloud 开源释出的一套将容器技术标準化的平台。Docker 会将一个 App 使用到的程式语言函式库、资料库、甚至作业系统等等所有能让这个 App 顺利执行的必要环境,都包在一个自给自足的容器里。

Docker利用Linux内核中的资源分离机制,来建立独立的软体货柜,这可以在单一Linux实体下运作,避免启动一个虚拟机器造成的额外负担。要启动一个 App,Docker 启动该容器即可开始工作;换句话说,只要有 Docker 的地方就能启动该容器,不用管最底层硬体与作业系统。

不若虚拟机,由于虚拟机是模拟底层硬体,装完了虚拟机后、还得从头开始安装 Guest OS、建置环境,相较于容器,可谓费时耗工。

在运输业中,货柜不论装载了哪种货物,都能允许使用船只、火车或货车等不同的实体来做运输,在云端运算的世界中,容器即是软体部署的标準单位,开发人员只要做一点点的修改,就能轻鬆高效地跨环境进行布署。

事实上,只要是在作业系统内建立孤立虚拟执行环境的作法,皆可称之为容器技术,比如早在二十几年前 Unix系统内建的chroot机制,以及之前 Google 在 Linux 贡献的 cgroups 等,也都是一种容器技术。

容器并不是一项崭新的技术,然而为什幺一直到近年来,容器一词才开始大红大紫?除了硬体效能的增长与 Amazon 云端运算服务越趋热门之外,最重要的还是 Docker 的出现,热门的程度让云端运算一夕之间似乎是与 Docker 一词紧密的联繫在了一起,dotCloud 甚至改了自己的公司名称为 Docker 大举推行。

有了 Docker 热潮在先,开始有一堆公司开始前仆后继的学 Docker 公司推出 Container相关技术来做商业使用,比如 Google。

称霸容器编排管理界的 Kubernetes

Docker并不是万能,在容器的个数越来越複杂的情况下,如何进行丛集管理将会是一大挑战,比如:如何避免所有的资源都被单一个 Container 拿走、或根据需求提供不同的资源?此时便凸显了 Google 所推出的开源项目──「Kubernetes」的重要性。

Kubernetes 的本意是希腊语的掌舵手,时常被简称为「K8S」。Kubernetes 是一个容器丛集管理系统,最主要的功能就是管理使用 Docker 建置的容器。

此前其实也有人做类似的管理系统,比如 Docker 也有自己的容器编排工具 Swarm,与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开发的 Apache Mesos,但是 Kubernetes 在产品成熟度方面更具优势,同时日益壮大的开源生态系也为其加分不少。

Kubernetes 的前身,是 Google 内部用来管理上百个资料中心、数百万台机器的基础架构──「Borg」大规模丛集管理系统 。Google 拥有巨量的资料中心,可想而知为了管理方便,必然不会是以 Native 方式来安装系统,通常都是靠 VM/Container 的技术来进行管理,因此 Borg 涵盖了容器管理与分散式储存,在此前已发展了十年。对于 Google 而言,只要硬体利用率能提高几个百分点、便能为 Google 节省下高达数百万美元的营运成本。

或许内部使用的太过顺畅,才让 Google 直到 2013 年 Docker 大红时,方赫然被启发:这种基础设施好像也能对外卖钱!

进行了一些重整后, Google 在 2015 年 3 月推出了更名后的 Kubernetes ,并把它作为一个开源项目作社群推广散播,意欲来拉下 AWS 相关产品的独佔性优势。

由于红帽在 IaaS 层级上并没有与 Google 做竞争,加上红帽高层的高瞻远瞩,相较于其他软体巨头,红帽与一家叫 CoreOS 的容器技术解决方案新创,是最早大方拥抱 Kubernetes 的云服务商。Kubernetes 问世后的半年内,红帽就在 2015 年 9 月推出了以 Kubernetes为基础打造的 OpenShift 3.0 版。

今年 2 月初,红帽宣布以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CoreOS ,将该公司的 Kubernetes 服务更进一步整合进自家产品,可以说目前业界最完整的企业级 Kubernetes 平台,除了 Google 、就是红帽 OpenShift 了。现在的 OpenShift 已经成为三大公有云巨头 AWS、GCP 与 Azure 上的认证支援软体。

至于 AWS 这边,由于 AWS 在 Google 推出 Kubernetes 之前,就已自己研发了ECS ;如今AWS 虽然支持Kubernetes,但碍于ECS 的存在,AWS 并没有在Kubernetes 过多着墨,导致后面支持 Kubernetes 的态势比其他人更晚了一步。可以说 Google 利用开源推广,来扩大开发者与使用者社群的方式,成功反将了竞争对手 AWS 一军──经过大量的用户积累后,GCP 又是深度与 Kubernetes 紧密结合的服务,自然就会是大家的选择了。

在下一篇週报中,我们将为大家解析:「为什幺IBM要购买红帽?主要的客户群在哪里?考量的潜在商机是什幺?」,请参考以下这篇我的文章:

IBM 创立百年来的最大一桩收购案──蓝色巨人为什幺要戴上红帽?


上一篇: 下一篇: